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行政复议与应诉 > 行政复议决定书公开

珠府行复〔2017〕43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交通)

 

 

 

 

行政复议决定书

   

珠府行复2017438

 

申请人:徐某某,男,汉族,199197日生*

被申请人:珠海市交通运输局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粤珠交罚201705049号),于2017928日向本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本府依法受理。案件现已审结。

申请人请求:

撤销《行政处罚决定书》(粤珠交罚201705049号)。

申请人称:

本人认为此处罚决定不具备合理性,在听证当日,本人向交通运输局陈述了:1.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对我有动手的粗暴行为及对我车辆有不可估的损伤。2.本人利用滴滴顺风车软件载客的行为不应该用珠海出租车管理规定进行处罚。

顺风车属于非盈利性质的合乘车辆,这一点交通部有相应的指导意见,希望贵单位给予公平公正的处理!

申请人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行政处罚决定书》(粤珠交罚201705049号)。

被申请人称:

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内容合理适当,符合法定程序,依法应予维持。

一、申请人利用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小型机动客车从事收费载客业务的违法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20178101043分许,被申请人的执法人员在珠海机场进行日常稽查,发现皖K****小轿车在二楼出发大厅门口停靠下客,有三名乘客(二男一女)下车,并在该车尾箱拿取行李,执法人员怀疑该车涉嫌非法营运,遂上前对司乘双方调查询问。据女乘客称:车内共三名乘客,她与其中一名男乘客是一起的,另外一名男乘客是和她们拼车达到珠海机场,该车是其女儿通过手机软件联系的,并不清楚费用是多少。该车司机即本案申请人,其在接受询问调查时述称:他本来是准备去三灶,想省点油费就顺路搭载三名乘客到珠海机场。乘客是两批互不认识的人,都是通过滴滴顺风车软件联系到他,分别从星晴公寓和夏湾上车,平台显示本次拼单(二单)的费用分别是26.5元、35.8元,共计62.3元。他以前也通过滴滴软件平台载客,结算的费用可直接提现到该软件绑定的银行卡内,总共提现过三百多元人民币。所驾车辆皖K****未办理道路运输证。司机手机滴滴软件显示:共拼客2单,乘客一车费35.8元已到账;乘客二于950分,从夏湾春泽名园上车到珠海机场,费用26.5元已确认支付,总收入62.3元。上述事实,有现场笔录、驾驶员询问笔录、视听资料等为证。

被申请人认为,综合乘客证言、当事人陈述以及现场录像,证实申请人当天通过滴滴平台承揽顺风车单,从星晴公寓及夏湾搭载乘客至珠海机场,并通过该平台收取车资。首先,目前滴滴平台尚未取得资质,根据《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规定,营运平台和营运车辆只有取得当地经营许可,才能从事线上线下经营业务。因此申请人通过滴滴平台承揽顺风车业务属违法行为。其次,滴滴平台的“顺风车”和国务院有关指导意见定义的“合乘”或“顺风车”存在本质区别。《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意见进一步明确:私人小客车合乘,也称为拼车、顺风车,是由合乘服务提供者事先发布出行信息,出行线路相同的人选择乘坐合乘服务提供者的小客车、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的共享出行方式。可见,可予合法化的“顺风车”必备两点特征:1.只能是供给方事先发布供给信息,由线路相同的乘客选择乘坐,而不能是由乘客发布需求信息后驾驶员接单,不如此规范必然会导致“假合乘、真营运”行为泛滥;2.禁止以营利为目的,即合乘服务提供者只能从乘客处获得相当于部分出行成本的补偿或者向乘客提供免费运输。滴滴顺风车平台的现行运营模式与国务院指导意见明显相悖,其定价远超乘客应分担的出行成本。以本案言,从星晴公寓途经夏湾到珠海机场全程约47公里,油耗成本约30元,按4名司乘人员,每人应分担燃料成本约8元,显著低于乘客实际支付的费用,故所谓滴滴顺风车实质是较“滴滴快车”定位低的廉价网约车营运服务。综上,申请人从事收费载客业务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因其车辆无道路运输证和营运牌照,其行为属于利用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小型机动客车从事收费载客业务。

二、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

根据立法法规定,特区立法优于一般立法,并对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作变通规定。对于非法营运,《珠海经济特区出租车管理条例》较部委规章优先适用。为统一规范管理,公平对待非法营运当事人,无论通过网约平台揽客,还是巡游揽客,只要当事人从事非法营运,统一依照《珠海经济特区出租车管理条例》进行处罚。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珠海经济特区出租车管理条例》可操作性更强,更符合珠海经济特区营运市场的实际,对违法行为的处罚和管控力度更强。

根据《珠海经济特区出租车管理条例》第五十七条的规定,利用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小型机动客车从事收费载客业务,首次违反规定的,由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对行为人处以一万元以上两万元以下罚款。因此,被申请人依法律赋予的职权查处申请人的违法行为,并作出处罚决定,适用法律正确。

三、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内容合理、适当。

被申请人在衡量本案违法情节时,因本案不存在从重处罚的情节,故以最低限作出从轻处罚的决定,行政处罚决定的内容合理、适当。

四、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程序合法。

被申请人在执法过程中,始终有两名以上执法人员执法,执法人员制作了询问笔录、现场笔录、执法录像等,结合全部证据,初步认定申请人违法事实成立,被申请人于2017810日制作并送达违法行为通知书,依法告知申请人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以及申请人依法享有的救济权利。申请人收到违法行为通知书后,提出听证申请,被申请人应其所请举行听证,研究了其陈述申辩意见,未予采纳。2017911,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于2017914日送达。以上,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的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被申请人所作粤珠交罚〔20170504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请复议机关依法予以维持,支持被申请人依法行政工作。

被申请人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1.现场笔录;2.驾驶员询问笔录;3.视听资料光盘附清单;4.违法行为通知书;5.听证申请书;6.听证通知;7.听证笔录;8.行政处罚决定书;9.文书送达回证;10.珠海经济特区出租车管理条例(节录)。

本府查明:

20178101043分许,被申请人执法人员在珠海机场进行日常稽查,发现皖K****小轿车在机场二楼出发大厅门口停靠下客,一名女乘客和二名男乘客下车,执法人员怀疑该车涉嫌非法营运,遂上前表明身份对司乘双方询问调查。女乘客在接受执法人员询问调查时称:车内有三名乘客,她是其中一名男乘客的同伴,另一名男乘客是和她们拼车到达珠海机场,该车是其女儿通过手机软件联系,自己不知道具体支付费用。该车司机即本案申请人,其在接受执法人员询问调查时述称:我准备驾车前往三灶,然后顺路搭载三名乘客去珠海机场;三名乘客是通过滴滴顺风车软件联系到我,我与乘客互不认识;乘客是分两批在星晴公寓和夏湾上车;我手机的滴滴顺风车软件显示此次运输共收费62.3元,其中一单是26.5元,一单是35.8元。申请人当场未能提供K****小轿车道路运输证。

当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发出《违法行为通知书》(NO.Z0000517)告知申请人拟作出行政处罚的事实、理由、依据和陈述申辩等权利。

201794日,被申请人根据申请人的申请组织召开了听证会,听取申请人的陈述和申辩。

2017911日,被申请人向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粤珠交罚201705049号),认定申请人行为违反了《珠海经济特区出租车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依据该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给予罚款一万元的行政处罚,同时告知申请人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的权利。

以上事实,有被申请人提供的证据为证,可以认定。

本府认为:

一、被申请人具有对利用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小型机动客车从事收费载客业务的行为进行查处的职权。

《珠海经济特区出租车管理条例》(以下称《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小型机动客车,不得从事收费载客业务。”《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违反本条例第三十九条规定,利用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小型机动客车从事收费载客业务,首次违反规定的,由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对行为人处以一万元以上两万元以下的罚款,并交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暂扣其机动车驾驶证六个月。十二个月内两次违反规定的,处以两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并交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其机动车驾驶证”。依据上述规定,被申请人有权对利用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小型机动客车从事收费载客业务的行为进行查处。

二、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内容适当。

根据查明的事实,申请人搭载的三名乘客通过滴滴顺风车软件与申请人达成运输合意,分别从星晴公寓和夏湾乘坐申请人驾驶车辆到达珠海机场,乘客合计支付车费62.3元。可见,申请人与乘客已达成收费载客合意并实施搭载行为,同时因涉案车辆无车辆运输证和营运牌照,申请人的行为已构成利用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小型机动客车从事收费载客业务。申请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中主张其搭载乘客的行为属于顺风车,不应处罚。对此,本府认为根据其收取乘客62.3元费用的事实可知,申请人在本案中的收费载客行为与国务院有关指导意见确定的顺风车只能分担部分出行成本的原则相悖,其主张本府不予支持。因此,被申请人认为申请人违反上述《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同时因申请人属首次违反该条规定,依据上述《条例》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申请人作出罚款一万元的行政处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内容适当。

三、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程序合法。

被申请人在查处申请人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涉案车辆从事收费载客业务违法行为时,始终有两名以上执法人员执法,执法人员制作了现场笔录、询问笔录、执法录像等。被申请人根据上述材料初步认定申请人违法事实成立,随后制作、送达了违法行为通知书,举行了有申请人参加的听证会,保障了申请人的知情权和陈述申辩权。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的书面决定并送达申请人,告知申请人依法享有的救济权利。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符合法定程序。

综上所述,申请人的行为构成利用未取得营运牌照和道路运输证的小型机动客车从事收费载客业务,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粤珠交罚201705049),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

本府决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维持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粤珠交罚201705049

申请人如不服本行政复议决定,可以自收到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以本府和被申请人为共同被告,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珠海市人民政府

                              20171125